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服务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料库 >> 艺术家 >> 方力钧
重要的还是艺术
 

作者:赵力

  借用邵洵美的话:趣味是一种人工的天才,而天才则是一种自然的趣味。没有天才,你的趣味难以实现;没有趣味,你的天才会变成畸形。

  在当下的艺术界,有的是有天才,没有趣味;有的是有趣味,没有天才;而方力钧,有天才也有趣味。而在他的作品里,我们可以看见他完整的人格。

  接触过方力钧的人,都会对他智慧中的诙谐、豁达中的偏执、爽直中的暧昧、坚持中的腾挪有所领教,而无所适从。而只有与其深度接触的人,才能从中体会到一种趣味盎然、一种交接释然。

  事实是方力钧具有极强的自控力。他从来不是见招拆招,更多的是一步三顾,甚至于是未雨绸缪。

  在此,我无意重复“画如其人”的陈词滥调。然而,毋庸置疑这却是近观方力钧作品之后的一个结论。

  “重要的不是艺术”,这似乎是方力钧与栗宪庭在一次对话中所达成的一个共识。但是通过对文本上下语境的解读,事实上这个“共识”的本身并非是一个用句号交代的判断句,而应该是一个以问号收尾的反问句。

  这正如方力钧的创作。其肇始于对所有艺术陈见的反诘,也在不断反诘的过程中终结于对自我艺术的反诘。这种周而复始,既决定了方力钧的艺术前行,也扩张了方力钧的创作空间。

  重要的还是艺术。因为在我看来方力钧的所有创作都是在回答着“艺术是什么”。

  当然,画家的回答从来不会是归纳或推理的逻辑方式,也永远不会采用数字或公式的演算模型。而方力钧的问答,却是通过阶段性的目标设定而逐步走近终结性的断语。

  从1982年的《乡恋》、《无题》到毕业阶段的《黑白素描》,从1989年的“油彩系列”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系列一”、“系列二”,从1993年的“水系列”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的“彩色”画,方力钧的创作段落即便如此的清晰明确,但事实上又如此的缠绕纠结、彼此难辨。

  或许,绘画风格“达尔文式”的进化演变本来就只是美术史家的“独门武功”,从来就不是艺术家实际工作中的“预定程式”;或许,方力钧对那个结论早已心知肚明,却总是按下不表,反而学着“庖丁解牛”,刻意将其大卸八块,而大逞其能;或许,画家从未有过“一览众山小”的他者之志,哪怕是“刻舟求剑”式的自娱自乐,又与何人相干?!

  或许,这就是方力钧的回答风格,这就是方力钧的自我方式。正如王石自编自创而颇具玩味的广告词:“每个人都是一座山,世上最难攀越的山,其实是自己。往上走,即便一小步,也有新高度。”只是要给自己留下一个说法,仅此而已。

  重要的还是艺术。虽则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往往被各种各样的流行理论所围绕,常常被形形色色的时尚辞藻所命名,但是过度阐释的结果也是不言自明。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心人物,方力钧也是如此。在与皮力的对话中,方力钧对自己被贴上“玩世现实主义”的标签并不在意,他认为这只是某种时空上的节点契合,而不是枷锁自己的“套子”。

  值得注意的是,方力钧通过画面早已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视像结构。这通常由主体人物与其所在背景共同组成,而组成的方式则是一种有限度的叠压关系。正是这种叠压关系,在早期的作品中构成了某种的荒诞不经;而在后期的作品中却在彼此提升中形成了别样的讥讽挪喻。

  不仅如此,方力钧的新作(无论是他的油画作品,还是他的最新玩意儿—雕塑),又将这种视像结构改装为“C”(Cool)+“Q”(Cute)的趣味组合,在让我们“忍受着他的甜兮兮的残忍与冷漠”背后,是画家对当下流行文化嘲弄的无情目光。

  方力钧,早已不在乎所谓“前卫”或“不前卫”的评判,从“套子”中挣脱出来的结果,自然是那份难得的自在逍遥。方力钧,同样不在乎所谓的“当代”与“传统”泾渭分明、形若水火,他对中国古画的鉴别力也让所谓的专业人士惊诧。

  他的大尺幅作品刻意让人有一种“走着瞧”的感受,犹如中国古代手卷的巨幅放大。他推崇中式的“平远”构图法则,借此打破西式的透视定式,有效地对应于人们的日常化的经验感受。方力钧也开始创作系列性的水墨作品,他说这是对古画的再利用的成果。当然这是方力钧惯常的自嘲说辞,而在这些说辞背后或许隐藏着画家渐趋明确但不愿现在披露的企图。

  由此我们也可以这样做出判定:在方力钧眼中,重要的还是艺术,但不只关乎艺术。

 
关于我们 | 世艺服务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网站帮助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0-2008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