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服务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资料库 >> 艺术家 >> 方力钧
致方力钧的一封信
 

作者:埃丽卡·霍夫曼

亲爱的方力钧:

  您曾问我能否写写您的木刻时,我欣然应允,尽管我意识到这可能是非常个人性的东西,我会有反客为主之嫌。

  我和丈夫曾面对面地与您的大型木刻娓娓絮语,对此我记忆犹新。那是2001年2月。那幅纪念碑式的作品完成于1999年2月1日,从六个卷轴中缓缓展现出来,令人感到既惊奇又清新,我们对这幅作品非常欣赏。其布局的焦点放在水中泳者的头部,白色标志说明您使用了重型工具并对木料进行了劈分,色调最后变为灰色的暗影,这的确让人赞叹。

  我们很难不为这幅画蕴含的深情所打动。即便从西方文学和现代主义艺术的角度讲个人奋斗的主题并不少见,但我们不知道有别的作品能在形式和内容上与之媲美。这幅作品作于“天安门事件”十年后,在我们看来,它似乎是在表达或期待面对现实不确定性时的一种生活态度。而且,它也让我们看到了自己的忧虑和恐惧。

  我丈夫2001年10月去世,我将木刻挂在家里最大的一面墙上,似乎我们仍可以一起欣赏它。

  客厅的前墙则一直是弗兰克·斯特拉1990年大白鲸系列的浮雕,它以赫尔曼·梅尔韦尔小说第57章为题。小说主要讲述追捕传说中的大白鲸,试图探索地域、宇宙能量和人类奋斗的宽广博大。这个故事已经有150年的历史,倾倒了众多北美读者,也深深地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

  斯特拉和您的作品来自不同的世界,但都关心有关生死和水的抗争,水汪洋无际,诱人魂魄。在两部作品中,我都能感受到一种气势宏大的想像,狂野大胆的刀法、锋利的隆起、粗裂的边缘、细微的内部结构,这些都汇集了个人的伤痛与苦闷,令人沉醉忘返。

  另一面前墙,我选的是弗兰克·斯特拉1999年做的抽象拼贴画,最初选它的原因是纸张大小适度,还有白、灰、黑和蓝的颜色搭配。标题也涉及到存在的冲突,即便一个人有超自然的力量,即便按当时的世界观来看他无可挑剔,他仍有存在上的冲突。《洛迦诺的女乞丐》借用了德国作家亨利希·冯·克莱斯特的一部中篇小说,我很喜欢他的作品。这篇小说讲述了不义最终受到上天处罚的故事,恶人毁灭于闪电击起的大火中。当我回想起这些令人亲切的拼贴画和木刻时,就会想像废纸松散地钉在一起,形成一道波动的浮雕,卷轴的边缘有些弯曲,浪头上折射出微光,浮雕与木刻交相衬托。

  弗兰克·斯特拉说:“谁是艺术的敌人?再生产—再讲述—再创造。”长期以来这话在我们的心中产生共鸣。您的作品也对此提出质疑,当我们第一次看到庞大的泳者时它同样也让我们惊愕。

  在巨浪的中心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一个硕大的头颅,大张着的嘴正将口中的水喷出,细小的曲线贴附在优美的头部,将它与灰色的暗影隔开。眼缝、鼻孔和口腔都是深黑色。画面的外部区域是一层接一层宽窄不一的密浪,密浪又被大的排浪摧断,短劈线是水滴和泡沫。木头上白色的线条和斑点,加上轻灰色的条纹让水在光线中轻轻地拍打,而没有雕刻的区域和沉密的颜色使得头部显得非常密实。

  得知您在北京的学院里学习过表现主义绘画艺术后,我怀疑某种遥远的亲缘关系使得我和丈夫更容易理解您的木刻,即便它属于不同的文化。由于对中国传统没有判断力,我将您的作品与自己熟悉的东西进行比较,如Munch, Kollwitz, Heckel, 和Baselitz, 这使我相信您对技巧的运用是何等大胆。但对我而言,更重要是实际影像—媒介和理念的变体。我与那些大型木刻呆得时间越长,向来访者介绍得越多,这些作品对我来说似乎就更加成功。
过了一段时间,2003年2月1日作的不安的人群代替了这面墙上的孤独泳者。在整个七幅卷画上,黄色秃头大大小小地挤在一起,有的在前面有的在后面。辨不清哪是脖子,哪是胳膊。黄色、赭色、橙色突显在白色轮廓和纹理中。眼缝、鼻孔和大张着的嘴同暗影一样黑。由于采取这样的木刻技巧,简化将个人的差别降低到最小,将不快的、怀疑的和尖叫的脸变成一面老套刻板的墙。每个人都在向上看,充满期望,仿佛在他们的范围之外有大事正在发生。对人群中安全感的向往,为人群所麻痹,这令我着迷。第一次遇到希望、自由的危险、个人进入未知世界的快乐与危险,我和丈夫对这些都很感兴趣。
  
  在您的作品中能够找到两个主题:群体和个人。在早期的作品中,人物似乎离得很远,淹没在蓝色的旷野或大海中,而高大的泳者和人群这两幅木刻作品则没有天空或地平线。以前,空间和人物似乎无关紧要,其特点是完美但没有表情的平滑表面,而现在的木刻则有很强的表现力。

  您的人物好像要冲出画面,群体的诱惑及随之而来的窘迫,要与不确定因素抗争,这种斗争释放出的能量和所表现出的残烈程度立即攫住了我的心。您早期的作品有春天般亮丽的色调,而暗色调(一面是冷灰色,另一面是鲜艳的红色和黄色)则强调封闭视觉空间的压抑感。或惨白或鲜亮,理想与恶梦对每个人而言都是一个迷,即便我们似乎了解它们,又想在其中认出我们自己。

  观看藏品的一些人无法完全解读这些作品,这令他们很苦恼。但恰恰是无法解决的矛盾使他们领略了存在的一个层面;这种矛盾的心理正是真理、现代性和普遍性的基础。

  我希望还能欣赏您的作品,看您如何拓展绘画艺术,这种想法在看您最近的一些作品后变得尤其强烈。

 
关于我们 | 世艺服务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网站帮助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0-2008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