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服务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展览 >> 展览回顾
 
流动艺术——超现实波普
展览时间: 2011/07/30 15:00--2011/08/15 23:00
所在地区: 北京
展览机构: 悦·美术馆
艺术家: 李曙光、岳敏君、方力钧等
开幕酒会: 2011年7月30日 15:00
策展人: 彭锋
 
展览图片

Kea 作品

苍鑫 作品

陈飞 作品

陈流 作品

陈芸 作品

大树 作品

方力钧 2010-2011

俸正杰 作品

韩亚娟 作品

贺文斌 紫薇

贺祖斌 濯清池

季大纯 作品

江衡 作品

瞿广慈 烟

兰一 失忆10号

李继开 作品

<<   1   2   3  >>  Pages: ( 1/3 total )

 
现场图片
暂无图片
 


  主  办:悦·美术馆 
  协  办:流动艺术 

  策 展 人:彭锋  
  策展助理:鲍禹 慈海 

  开幕时间:2011年7月30日 15:00 
  展  期:2011年7月30日至8月15日 
  展览地点:北京朝阳区酒仙桥2号路798艺术区797 B06 

  参展艺术家: 
  潘德海、唐志冈、李曙光、岳敏君、方力钧、岂梦光、刘野、李松、沈敬东、任思鸿、吕鹏、苍鑫、俸正杰、季大纯、庞永杰、瞿广慈、贺文斌、陈飞、江衡、赵光晖、罗珲、陈流、田野、贺祖斌、李继开、韦嘉、熊宇、邱光平、牟柏岩、兰一、陈芸、张静、韩娅娟、kea、尹雁华、杨纳、穆磊、大树、刘光光

 

超现实波普:当代艺术的一种新样式

彭锋

 
  当代艺术是一个充满争议的概念。佛斯特(Hal Foster)曾经就当代艺术的定义给世界各地著名美术馆馆长和批评家发去调查问卷,收到答案全然不同。我们可以套用某些经典的说法,来界定不可界定的当代艺术:“关于当代艺术,唯一确定的就是,它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Richard Shusterman)。“不可定义不是当代艺术的缺陷,而是它的优势。当代艺术只有在不可定义中才有可能”(Ales Erjavic)。“当代艺术总是让人既满怀兴趣又深感失望,既清楚明白又混乱不堪,既煞有介事又若无其事”(James Elkins)。
 
  尽管当代艺术无法定义,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从艺术大家庭中识别出当代艺术。在艺术大家庭中,我们已经拥有超现实主义和波普艺术这样的成员。如果今天有人再画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式的超现实绘画或者沃霍尔(Andy Worhol)式的波普绘画,他的艺术就不是当代艺术,充其量只是风格化了的后现代主义。但是,如果有人将这两种风格结合起来,形成超现实主义波普(Surrealist Pop)或者波普超现实主义(Pop Surrealism),它就有可能成为当代艺术。当代艺术不是后现代主义式的“新瓶旧酒”,而是具有当代技术特征的“杂交优势”。
 
  从西方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超现实波普的前身,可以追溯到九十年代美国西海岸的“低俗艺术”(Lowbrow)。“低俗”与“高雅”(Highbrow)形成对照。低俗艺术不仅在技法、风格、题材等方面与高雅艺术全然不同,而且在社会地位上与高雅艺术有天壤之别。低俗艺术最初是由没有经过学院训练的涂鸦、卡通、广告等艺术家组成的地下艺术运动,到了九十年代末期开始为艺术体制所接受,进入21世纪之后成为一种流行的艺术风格。这种情形与说唱音乐(Rap)十分类似。说唱音乐最初是受到官方禁止的黑人地下音乐,现在已经演化成为世界范围的流行音乐。随着低俗艺术逐渐被艺术机构接受,一些在高雅艺术领域中工作的艺术家纷纷加入低俗艺术运动。在低俗艺术由地下运动成为受到广泛追捧的艺术风格之后,一些艺术家开始不满低俗艺术的称呼,而采取中性的“超现实主义波普”或者“波普超现实主义”的说法。2004年,安德森(Kirsten Anderson)主编的《波普超现实主义:一个地下艺术的兴起》(Pop Surrealism: The Rise of Underground Art)出版,超现实波普在艺术界中的位置得以确立。当低俗艺术转变为超现实波普之后,其风格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尽管多数批评家将它们视为一回事,或者一种风格的前后两个阶段,但是一些敏锐的批评家发现它们之间存在质的区别。低俗艺术中的愤青情绪,转变成了超现实波普中的唯美主义,从而与希基(Dave Hichey)在1993年预言的“美的回归”(The Return of Beauty)不谋而合。
 
  在我看来,在21世纪之所以盛行超现实波普,除了风格学上的原因之外,还有社会学上的原因。随着全球化、审美化的深入,精英与大众之间的区别变得越来越模糊。超现实波普的出现,体现了精英与大众之间由势不两立走向和解的趋势,反映了人们对精英与大众之间的二分的厌倦。
 
  有人说中国当代艺术家背后都有一个西方艺术家的影子,中国当代艺术家因此而受到缺乏创造性的指责。按照丹托的当代艺术观念,这种借鉴不仅可行而且必须,因为借鉴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艺术样式,已成为当代艺术的基本特征。艺术家不仅可以借鉴不同时代的艺术,也可以借鉴不同国家的艺术。我这里并不是为中国当代艺术家缺乏创造性进行辩护。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家通过挪用和创造性的误读,创造出了许多引人瞩目的作品。从历史上来看,西方艺术家借鉴别的国家和地区的艺术资源的例子也屡见不鲜。不过,我想强调的是,中国超现实波普基本上是独立发展起来的,并不是对美国西海岸流行的艺术风格的模仿的结果,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造性工作越来越为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所关注和借鉴。
 
  超现实波普不仅符合21世纪的视觉经验,而且可以充分利用中国本土艺术资源。由于现实主义在中国传统艺术中并没有取得统治地位,中国历代艺术家凭借想象力创造出了许多超现实的形象。与文艺复兴以来的欧洲艺术相比较,中国传统艺术在整体上具有超现实的特征。发达的想象力和丰富的图像资源,成了中国艺术家创作超现实波普取之不尽的宝藏。正因为如此,在新兴的超现实波普中,中国艺术家由边缘走向了中心,由配角成长为主角。
 
  超现实波普在中国的兴起,或者说中国艺术家在超现实波普中占据中心地位,说明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走向成熟。悦美术馆决定将超现实波普作为她的开馆首展,说明新的中国艺术机构从一开始就能占据当代艺术的前沿。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悦美术馆的名称和空间,与超现实波普最相匹配,尽管它们走到一起并不是源于我的设计。就像她的命名、空间设计和功能区分所喻示的那样,悦美术馆旨在以艺术引领生活,既让艺术生活化,又让生活审美化。这里既有时尚的展示空间,也有宜人的轻松咖啡、酒吧、餐厅,还有价廉物美的艺术品商店。随着艺术与生活的互动,二者之间的边界得以模糊而消失,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和生活方式应运而生。
 
  在展览的准备过程中,《流动艺术》的工作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劳动。我支持《流动艺术》,因为她所追求的学术性和她的团队的敬业精神。作为当代艺术界中的新成员,悦美术馆和《流动艺术》都需要大家的关心和扶植,而它们之间的真诚合作以及这种合作所引发的更广泛的合作,必将让中国当代艺术变得更加强大。

 
 相关信息
·视线——中央美术学院
·故事和传说——段正渠
·“易观”第二回展——
·情怀岭南——梁江书画展
·天天向上——2011筑中
·澄怀观道 抱朴为器——
·云中牧歌·名家邀请展
·大道之行——纪念辛亥
·古典与唯美——西蒙基
·敌视——徐若涛作品展
关于我们 | 世艺服务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网站帮助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0-2008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